格瑞°

「瑞金」即使是一个替代品也要爱着你呢

交费
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
ooc
小学生文笔
金视角

未完成

卡文了,然后要开学了,总之先发一段吧。

“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么?”我歪了歪头,看着眼前的白发男子。

“没有。”白发男子的语气平平淡淡。

我挠了挠头,伸出手来,手中突兀地出现一个黄色的箭头:“那这个是什么?”

格瑞扫了眼箭头,眨了下眼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,他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,大概是我眼花了吧。

“格瑞?”我看他好久没说话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嗯。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把它收起来,别再拿出来了。”格瑞把视线移到窗外,我看着格瑞的侧脸,逆光的格瑞是那么好看,像一个天使。

我把手里的箭头收起来,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。

记得那天天气很好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,眼睛感受到了微弱的亮光,半眯起眼睛,手向床头柜摸索着,握住手机打开看时间。

11:36。

已经这么晚了么?可是还是不想动呢。肚子适时的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,无奈地撇了撇嘴,伸了一个懒腰,手好像触碰到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,下意识的往手那边看去。

身边白发的男子闭着眼睛,眉宇间透露着平静,整个人散发出令人心安的感觉。

格瑞。

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脑海里。好像是谁把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。再想想起什么,仿佛没有了踪迹,脑子里只剩下格瑞这个名字,似乎,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呢。指尖轻划过格瑞的脸,眼角有些湿润,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。

等回过神来,泪已经划过了面庞,赶紧擦干了泪水。

眼前的人突然睁开的眼睛,那是一双和薰衣草颜色一样的眼睛,也和薰衣草那般令人痴迷。

“啊.......格瑞,早上好。”嘴角扯开一抹微笑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僵硬。

格瑞看了我一会,“早。”,说完下了床推门出去。

感觉格瑞好像有点不太对劲,我也下了床,把窗帘拉开,窗外是一大片薰衣草,格瑞亲手种的,很漂亮,手把窗的插销打开,再把窗打开,鼻翼微动,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溜进鼻腔,和格瑞一样,令人心安的味道。揉了揉眼睛,走出房门去洗漱。

坐在饭桌上看格瑞在厨房忙碌的身影,心里某处忽然一痛。

我不懂,这是什么感觉?有些让人喘不气。

格瑞端着饭菜从厨房出来的,腰间还围着一个淡蓝色的围裙,虽然没有半点违和感,但是我脑子总觉得,格瑞不该是这样的。

格瑞把饭菜放到桌子上,手放到背后,几秒钟围裙就被解下来了。

我把手放到自己胸口,那里有些闷,格瑞示意开始吃饭,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嘴里,嚼了几下,一滴泪突然掉落到桌子上,我吓了一跳,赶紧抹掉,用余光看了格瑞一眼发现格瑞并没有什么反应,我把头低的更低,嘴里嚼着饭菜,好像是因为觉得格瑞看不到的原因,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掉个不停,用手背悄悄擦拭掉了眼泪,胸口那种闷闷的感觉减轻了不少,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哭。

一顿饭就在无言中过去了,格瑞洗好了碗,格瑞不让我洗,我要帮忙他总是一脸坚毅的回绝我。他说他要出去趟,让我在家乖乖的。他叫我金。

我跟他说好,我看着格瑞把门关上,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。

金是谁。

“......金。”我嘴里吐出这个字,陌生的很。

但内心又不抗拒这个字,感觉很亲切。

心里没由来的空荡荡,我开了电视,希望转移下注意力。

电视里放着无聊的肥皂剧,格瑞怎么还不回来。下午在家已经把家翻了个遍,卧室,客厅,相片,似乎每一个都与我无关。

摆钟准时的响了11下,格瑞为什么还不回来。双眼传来酸涩的感觉,手里握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台。门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,门开了。

“格瑞?”探着脑袋向门口望去。

格瑞看上去有些疲惫,中午出去时刚抹过发胶的头发现在有些耸拉着。我看着格瑞的头发,视线下移,触碰上了格瑞的视线,他也在看我,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气氛有些尴尬。

“...格瑞。累了吧,去洗个澡吧!”格瑞似乎想开口说什么,我抢先他一步说话,好像在害怕着什么。

格瑞想张开的嘴又重新闭上,盯着我看,我有些心虚的不敢触碰他的视线。

“嗯。”格瑞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这时我才注意到格瑞拿回来的东西。

“...?格瑞,这是什么?”看着用黑纸袋包裹的不明物品,有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



第一次发lof上面还请多多指教!
有意见一定要提哦!「别说了没人看的」